明太祖洪武时期便有倭寇为乱沿海,永乐时期明军在辽东望海埚全歼来侵之倭寇,此后明朝的海疆平静了相当一段时间。

明朝嘉靖以后,倭国自称的‘战国时代’进入了最激烈的时期,在各所谓的‘诸侯’的支持下,倭国海盗与海盗汪直、徐海等狼狈为奸,在江浙、福建沿海劫掠以获取军费,明朝东南倭患大起。虽然嘉靖皇帝多次派官吏经营海防,但因‘卫所制’的败坏难有成效。直到被后世并称为‘俞龙戚虎’的俞大猷和戚继光的出现,倭寇之乱才被彻底平定。由两人分别率领的‘俞家军’和‘戚家军’也在剿灭东南倭寇的战争中逐渐兴起。

俞家军由俞大猷招募的两千渔民组成,他们熟悉水性和洋流,善于操船,经过严格训练后,成为一支强大的水军,他们多次同倭寇进行海战,皆大获全胜。

戚家军由戚继光招募的三千义乌矿工组成,他们身体强壮,好勇斗狠,经过戚继光的严格训练和严明军纪,再加之以当时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和专克倭寇的鸳鸯阵,他们成为当时最为强大的军队之一,与倭寇大小百余战未尝败绩,同时还以惊人的伤亡交换比剿灭了大量倭寇。

俞家军与戚家军,一个擅长海战,一个擅长陆战,他们或相互配合作战(剿灭海盗徐海之战、平海卫之战等),或各自为战,终于将猖獗一时的倭寇之乱彻底平定。通过这一系列战斗,俞家军和戚家军由兴起到达了巅峰。

写到这里,战歌多想历史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但是经历了兴起与巅峰后,必然会迎来衰亡的宿命。在俞大猷和戚继光离去后,曾经他们军中的年轻士兵已经成长为俞家军和戚家军的中坚力量,而新加入的士兵也将在他们的带领下接过前辈的衣钵、继承永远不变的铁血军魂,但他们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那宿命的战场。

万历年间,倭寇大举入侵朝鲜,对待这种阴险的‘跳梁者’,万历皇帝明确表示‘虽强必戮’,于是明朝大军开赴位于帝国东北部的朝鲜剿灭倭寇,而作为当年在东南地区剿灭倭寇主力的俞家军和戚家军自然也在出征大军之列,只是俞家军先一步迎来了自己宿命中的最后一战。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十一月,朝鲜露梁海,俞家军的最后一任统帅邓子龙立于战船甲板之上凝视着远处的倭寇舰队,他在心中暗想‘好你个倭寇,在我大明被打怕了,又跑到朝鲜兴风作浪,既然你们如此不安分,那就让我们在这里做个了断……’主帅陈璘进军的号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马当先杀入倭寇舰队,一番激战下来,倭寇舰队被全歼,但邓子龙和他船上的的士兵却全部战死。此战后,俞家军菁华尽数凋零,史料中关于俞家军的记载也到此为止。

几十年后的天启时期,戚家军也迎来了宿命中的最后一战。当时沈阳危急,戚家军受命与白杆兵一起前去增援。大军行至浑河时与数倍于己的敌军遭遇,战斗持续了一个白天,戚家军仍死战不退,奈何沈阳已失、援兵不至,他们最后全部战死。

俞家军和戚家军虽然一前一后在明帝国的东北部迎来了自己衰亡的宿命,但其原因并非是由于自身战力的下降,而是受制于明末错综复杂的局势。

首页娱乐